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纯男孩时尚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14|回复: 0

瑞奇·马丁访谈:一个同性恋父亲的生活

[复制链接]

2883

主题

3820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0815
发表于 4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ea_20126216141883.jpg
  他在公开场合承认自己是同性恋。之后通过代孕,成为父亲。震惊所有人之后,他选择了3年的隐退。现在瑞奇·马丁(Ricky Martin)凭借音乐剧《Evita》重返百老汇舞台并大获好评。瑞奇要向我们介绍他的双胞胎儿子,还有与他相处4年的伴侣。
  一个典型的上世纪40年代纽约式风格的客厅里,一个穿着白色上衣,头发留至脖颈,蓄着淡淡的胡须,有着克拉克·盖博般绅士风度的男人正在踱步。两个金黄头发的白人男孩正观察着花园里的松鼠。一旁还有一个运动员身材的男人神情显得很放松,正看着两个男孩。在这里,时间缓慢而宁静地流逝着。
  这不是人们想象中见到瑞奇·马丁的确切情景。提起青年时期的瑞奇马丁,我们会想到迈克尔·杰克逊与Duran Duran组合的结合体,他所在的少年偶像组合Menudo,令整个拉美的女孩着迷。更不用说二十几岁的瑞奇了,汗水、文身、扭动着的臀部,使成千上万的粉丝为之疯狂。然而,我问瑞奇本人:瑞奇·马丁留给大众的是什么印象?“他们曾对我说:‘如果你有女朋友,千万不要说出来,因为广大女粉丝会失望的。’自从12岁加入Menudo,我就抱着这个想法,它一直伴随着我成长。在我们这个圈子里,最有权力的是拥有粉丝最多的那个人。如果你一扭动P股,女孩们都尖叫,那你就做得很棒。谁不希望自己是猫王或者吉姆·莫里森呀!”
  有着克拉克·盖博般绅士风度的瑞奇,在4月百老汇上演的音乐刷《Evita》中,实际上被塑造成了切·格瓦拉年轻时期的形象。他的两个3岁大的双胞胎儿子,留着和他一样的发型。起初两个孩子常常黏着他,在家里他走到哪儿,他们就会跟到哪里。直到瑞奇的伴侣Carlos吸引了他们的注意。之后他们三个人都会坐在扶手椅上,每人手里都摆弄着一个iPad。Matteo更善交际,每当相机闪光时,他总是眯着他那蓝色的大眼睛。Valentino喜欢在花园里玩儿,他的视线一刻也离不开花园里的松鼠。
ea_20126216146155.jpg
  GQ:一整年的巡演都带着两个孩子,是不是有点儿不稳定?
  RM:我感觉是稳定的。说到底就怕巡演可能会不稳定,我们已经采取了措施。我们一起游历了四大洲,孩子们很开心,巡演过程中,我作出的所有决定都是基于保证孩子们的平安,从几点试音效到儿点飞机起飞……此外,我的母亲一直陪着我们。
  GQ:这几年你一直在宣泄:走出自我封闭,出版自传……
  RM:这是我所需要的。这就如同躺在沙发上接受心理治疗。我以前就一直想写出自己的艺术人生和慈善工作的经历,但总是缺少一个灵感。我过去常常被问到,为什么你要抛弃这一切去印度?因为我要远离艺术圈。因为我感到空虚。因为所有的记者都打听我的性生活。
  一边听瑞奇说,我一边观察他的动作:有时挥动着他的大手,有时两手和桌子上比画,有时双手抱头,最值得注意的是他眉毛的动作,一会儿表示疑问,一会儿表现气愤。作为演员和舞者,他已经习惯于表演和做怪动作。微笑,调整语调,收缩和伸展他的赤脚。这时有人提醒他,到了为音乐剧而准备的排练时间了(每周六天,每天11小时)!
  GQ:在你的自传中没有批评任何人,你没有怨恨吗?
  RM:(沉默了一会儿,望着天花板。)我遇到过对我有恶意的人,他可能不喜欢我的工作,或者我的性格,抑或是我的言论。他总是对我设障碍,想让我跌倒。为此我曾对他说:“我想让你知道,我不喜欢这样。”其实在我的书中有对他的三段描述。
  GQ:谁第一个读了你的书?
  RM:Carlos。他读完对我说:“恭喜你,你能够做到如此真诚真是了不起。”瑞奇谨慎地念出Carlos的名字:Carlos本人也谨慎地走到我们身边。他十分安静地坐在我们的身后,显得很有修养。“我还从来没有拍过这样的照片,我更擅长与数字打交道,”他歉意地解释说。“我来自波多黎符各。瑞奇居住在迈阿密时,因为我在当地拥有一家企业,时间可以自由安排,那时我们经常见面。现在他在纽约,距离就远了。”他停顿一下,“我的曾祖父母是西班牙阿斯图里亚斯人。我也在马德里的Icade大学度过了一个学期的学习时间。西班牙真是令人着迷。”此刻,传来叫喊声:“Carlos,Carlos!”两个孩子正在喊他。
  GQ:你是否对当初假装自己不是同性恋的虚伪行为感到后悔?
  RM:(吸了一口气。)实际上,我从没有为了要提高自己的人气而伪装。当时的处境是:我感觉需要遵循宗教信仰、家庭以及社会一直以来对我的教导。因此我坚持认为:自己是异性恋,我要做那样的自己。那时如果我看到一个男人,我的眼光会主动避开。
  GQ:你和女人上过床吗?
  RM:是的,我爱她们,那种感觉很美妙。很多人说我和女人和一起是为了证明我的男子气概(此处瑞奇故意模仿那种特别爷们儿的声音),看我与家庭、粉丝、媒体之间相处得多好。
  GQ:爱一个女人是柏拉图时的感情吗?
  RM:最好是柏拉图式的。我当时想:“噢!和她和一起多开心呀,这可是一段珍贵的友情!”但是头脑里还是存在着一种男性思维:男人与女人不可能有纯粹的友谊,男女之间必定存在着某种性的需要(他语气忽然变得很强烈)。这种思维方式自从你出生时就伴随着你。
  GQ:她们没有察觉吗?
  RM:好像没有。我们之间有感情和激情。我对我的任何一段情感关系都不后悔,其中不论男人还是女人,都教会我很多。
  GQ:他们没有企图敲诈你吗?
  RM:从来没有,我向你发誓(以轻柔的语气说)。我认为自己很幸运,交往的都是了不起的人。最好的结果是我可以选择,每天醒来都有忠诚的情感伴侣在身边。
  个人专辑6000万的销量,获得过格莱美奖和拉丁格莱美奖。他独唱过,也在组合中合唱过。他演过音乐刷、舞台剧、电视剧和电影。他留过长发、短发、金发、黑发。他收到过麦当娜的建议:“如果音乐或者你的职业开始令你不安心,那就离开它们。”他有过连续四年的巡回演唱经历,也曾跌入过绝望和事业停滞期。他曾与一位僧人一起坐火车去印度旅行。他于2004年拜访慰问过泰国海啸灾民。他创建了瑞奇马丁基金会和People for Children组织,以对抗贩卖儿童和对儿童性侵害的行为。直到2010年3月29日他在Twitter上留言:“今天我接受了我是同性恋的事实。”所有人对他都改变了看法。
  GQ:你什么时候接受了自己是同性恋?
  RM:并不是某一天我醒来后对自己说“我是同性恋”(双手拍了一下),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,一点一点地,思想获得了解放。
  GQ:第一个知道的人是你的母亲?
  RM:那时,我妈妈问我:“你恋爱了?”“是的。”我同答道。“你爱上男人了吧?”“是的。”之后我们再也没有聊过这个话题。这次对话中,我好像是以一种方式在说:“好了妈妈,请不要再问我了。”当时我21岁(就在那年他赢得了第一张金唱片)。
  GQ:你父亲呢?
  RM:他对我说:“儿子,给我一个拥抱,我爱你,我希望你幸福。”差不多也在我2l岁那年。
  GQ:争取同性恋平等的道路上,我们已经取得很大进步。
  RM:真幸运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,那个词怎么说?解码过程。解析自己的DNA密码。当你第一次放学同家,家人会问你:“怎么样呀?老师叫什么名字?你有女朋友了吗?”如果你对此不以为然呢?如果我喜欢男孩而不是女孩呢?(笑了)。
  GQ:你公开自己的性倾向是为了自己,还是为了帮助他人?
  RM:这是我获得幸福的需要,也是我获得自我认同和自尊的需要。如同宣称“我就是这样的人,这是我的天性”(沉默中,抬着头,望着天花板)。公开承认自己是同性恋后,很多男人来到我身边,对我说:“埘蝌你,我人生中第一次可以抱着我儿子,告诉他我是同性恋了。”我这样做是为自己,但也是为了帮助他人。
  GQ:没有负面反应吗?
  RM:当然有,一些反对者也会胡说八道:“现在瑞奇正在招募同性恋者,并且要使他们改变信仰(用讽刺的语气说)。”
  GQ:在你家乡波多黎各呢?
  RM:谢天谢地!那里的人们对我的欢迎和喜爱依然是无条件的。在波多黎各,极右翼的保守派掌握权力,阻碍着大势所趋的人权运动的进程。但是爱是没有界限的(以强烈的波多黎各口音说)。瑞奇与他的一群工作人员之间的合作,好像是基于某种关系……是爱?或是崇拜?抑或是无条件地追随呢?Jose是瑞奇的得力助手,30多岁的样子,身材消瘦,精力充沛,工作时总是面带微笑,他被瑞奇称做是“上帝的礼物”。Rosa现在负责照顾他的两个儿子,她是瑞奇12岁出道时的第一位助手。Bruno是他的经纪人,这位马略卡人以前曾与麦当娜一起共事。瑞奇的家里有一张他与这些工作挚友的合影。当然这里不能不提他的母亲Nereida,一位慈祥和善的女性。她跟我们说:“我当初搬到迈阿密是为了离我的孙子们更近。现在我又搬到了纽约。能照顾他们俩我感到很开心。不久后他们将去当地的法国幼儿园,他们俩与他们的朋友们用英语交流,但在家里我们都讲西班牙语。”
ea_20126216150976.jpg
  GQ:去年9月份你被授予西班牙国籍。为什么要申请西班牙国籍呢?
  RM:儿子出生后,我就开始追溯自己的身世。我是波多黎各人,我的父母也是,我的家乡是个美丽的海岛。但在身份认同感上,我们是西班牙人,马丁家族都带有西班牙口音。我的曾祖父母是西班牙巴斯克人,过去居住和与法国接壤的Arizmendi小镇。
  GQ:西班牙人民党政府说过要修改允许同性恋结婚的法律。
  RM:会那么容易吗?要是那样的话,各地都会出现反对的运动。西班牙已经成为了男同性恋和女同性恋人权革命的榜样。还有许多问题有待解决,解决这些问题的过程会加剧同性恋公民群体的痛苦。如果他们要修改同性婚姻法,作为西班牙公民,我现在就可以说,我会选择挺身而出,加入我们的团体进行反抗,而不会选择沉默的。
  GQ:你经常去西班牙吗?
  RM:在西班牙我有一些亲如家人的朋友。去得最多的城市是马德里,但可以说我了解西班牙,我去过西班牙的37个城市。在那些城市中我不仅只是逛逛,而是会坐在当地广场的角落里,感受那里的文化生活,那种感觉就像在自己的家乡。下次去西班牙我会带着孩子们,在那里与孩子们一起分享时光。
  GQ:有可能去西班牙结婚吗?
  RM:这个我还不确定。
  GQ:你的自传里有这样一句话:“我生命中的爱情,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经懂了,或者仍然正在为了它做准备。”
  RM:自从写这句活的时刻起到今天,我和我的伴侣一直过着幸福的生活。彼此了解、欣赏的同时,又给了彼此自由,不会担心对方如何判断自己。这就是我与Carlos在一起的感受。我们在一起生活了4年。
  GQ:他在你家庭中的作用是?
  RM:当我回到家时,我的两个儿子会跑向我,并喊道:“爸爸!”Carlos来了,他们也会同样跑过去喊道:“Carlos!”当初我打算要孩子时还不认识Carlos。认识了Carlos后,他说:“我要找的是一个男朋友,不是一个家庭中的父亲。”我对他说:“你已经遇到了一个真真正正的人。”我设计了现在的这种家庭结构,他向我表示如果他感到了不适合,我们就分手。他是那种个性非常坚定的人,不会甘愿像木偶般任人摆布。
  GQ:你怎么定义你的家庭?
  RM:现代的、完整的家庭(开心地挥动双手)。骗你的,这样的家庭才刚开始出现,我怎么敢用现代的这个词来形容呢!我喜欢有更多的孩子。到底要几个,我也不知道。
  GQ:你是怎么为孩子们挑选生母的?
  RM:体貌特征是重要的选择依据。我看了好多候选女性的照片,阅读她们的履历介绍,经过反复比较和思量后,我找到了一张照片,自己在心中琢磨:“这位如同天使般纯洁的美丽女人是谁?”她会讲四种语言,会弹钢琴。我没和她见面,但读了她非常全面的个人资料后确定,她就是完美的选择。
  GQ:现在有许多明星都通过租用子宫的方法得到了儿女。
  RM:我没有租用子宫。租用子宫是保守派使用的表达说法。她们为我提供了一个子宫,为此我并没有付钱。我愿以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,报答那位把我的孩子们带到这个世界的母亲。她这样做只是为了助人。
  GQ:这么说,生你两个孩子的女人与捐助卵子的女人并不是同一个人。
  RM:不是同一个人。我问过她为什么要帮我。她说:“我喜欢怀孕的感觉,但是我丈夫和我已经有了我们的几个孩子。此外,我怀孕时他更加疼爱我。”她还说:“当我生产时,我是在给不能有孩子的人一个新生命,就在那一刻我感到自己更接近上帝了。”她的这些话使我以前的信仰瓦解,我那时想,这真不是件坏事。很多宗教人士会对此表示抗议,但《圣经》中有许多次都提到了借腹生子。
  GQ:当孩子们问他们的母亲昵,你怎么回答?
  RM:我既是爸爸又是妈妈。每个家庭都是不同的。有的家庭缺少爸爸,有的家庭缺少妈妈,不应该为此感到难过。许多伟大的领袖都是在缺少爸爸或者妈妈的家庭中成长的,比如奥巴马、克林顿……将来我会告诉他们真相的,我会给他们看她的照片。
  GQ:如果孩子们问你性的问题呢?
  RM:对于任何一个父亲,这都是个棘手的问题,孩子是如何来到这个世界的(从远处花园传来的,孩子们嬉戏的声音短暂地打断了瑞奇的话)。我会告诉他们真相的。其实当一个男孩问你这个问题时,他已经知道了答案。
  GQ:你就是这样吗?
  RM:是的,当时我感觉很失望,答案不是我期待的那样。那时我10岁或11岁,他们给我讲了一个细胞和另一个细胞的故事(模拟小学教师的语气)。
  GQ:现在你已经当了父亲,你从中领悟到什么?
  RM:就连我驾车的方式都改变了。我会想到“如果自己出现意外,孩子们怎么办”,这样车速就慢了。现在我的生活更有规律了。每天早晨7点起床,叫醒他们后,我们一起吃早饭,一起去刷牙,然后我去上班,下班回来我会给他们洗澡。以前,我虽然不喝洒,下班后还是会和同事们一起去酒吧或者电影院。我领悟到重要的是保持一颗童心和乐观的精神。当然每个人都会遇到困难,并被压得喘不过气来。
  GQ:孩子们被偷拍会使你气愤吗?
  RM:有时会。为什么狗仔队无处不在?真太过分了!但我现在已经好多了,因为我接受了这就是我的生活。我在演艺圈混了五年,我的孩子们就出生在这个环境中,我只有接受这些了。这就是命呀。
  GQ:面对狗仔队的镜头你会怎么做?
  RM:什么也不做。如果不这样,会引发冲突。我会自然地微笑。
  GQ:会给孩子们灌输什么样的价值观?
  RM:无条件的爱(听见孩子们正在叫他)。但还有纪律,因为纪律是社会结构的一部分,他们是需要它的。
  GQ:你是感性的父亲,还是理性的父亲?
  RM:我是名艺术家,一个受内心强烈激情驱使的艺术家。有时激情的确是难以控制。幸运的是,我身边聚集着许多与我性格相反的人,他们会帮助我平衡激情。当然我的两个儿子会让我平静许多。
  GQ:《Evita》演出后,你会回归乐坛吗?
  RM:我不认为演出之后我会立即把自己关在录音棚里。出书为我开启了一条有趣的通道,还有很多逸事趣闻被保存在我的电脑里,它们可能会变为剧本,也许会成为电影。
  GQ:看来一切都很顺利……没有失落的时候吗?
  RM:现在我的头脑里没有那些。因为之前我的心思都放在那本书上了(孩子们喊他的声音越来越大)。不好意思,我要过去了,他们在叫我……
  (摄影:Pablo Alfaro 撰文:Marta Del Diego 翻译:赵子健 编辑:Rocco Liu)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纯男孩网 ( 鄂ICP备17002010号  

GMT+8, 2017-4-25 10:49 , Processed in 0.091801 second(s), 3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